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儿博客家园欢迎您

以博会友 真诚相待 相逢即缘 惜缘惜福

 
 
 

日志

 
 
关于我

自幼喜读书,奈何不遂愿。大革文化命,弃书到边疆。熬尽血与泪,开垦橡胶林。小平一挥手,返城当工人。少年到中年,甘苦自知之。九三进报社,小小一财务。如今一闲人,逍遥网上游。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重返版纳(二)  

2012-07-18 15:53:04|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天晚上在勐腊县城的一个饭店里晚餐以后回到宾馆,就欣喜地看到许多以前我们十四营的老工人来探望大家,原来他们跟我们同去的老知青们都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他们也很早就得知我们的行程,早早地就盼望着与我们相聚。这些老朋友们现在基本已经退休,就居住在勐腊县城的各个小区。从我们79年返城到现在已经整整33年多了,平时电话都懒得打一个的我,忽然看见从原来四营七连一起出来建十四营的“一班长”杞开炯夫妻俩和王云仁特地来看望我们时,真的非常地激动。“一班长”是我上山下乡到四营七连的第一任班长,其实他也是知青,是景洪中专生,69年上山下乡到勐腊农场,王云仁也是。我说“记得我们刚到农场时,你们两个正在(杞开炯和妻子叶德芝)谈朋友呢”哈哈!大家都笑了,我们彼此聊了许多现在的情况,我们离开云南以后的变化等等,他们的孩子工作生活都很好,生活得很幸福,家中的经济状况也很好。听到这些,真的很令人欣慰,当年我们都把他们看成是老大哥,老大哥们后来都事业有成,杞开炯担任勐腊农场的负责教育的领导,王云仁也是担任校长的工作。叶德芝年长我们几岁,以前就像大姐姐一样关心我们,此次与我同去的吴粉梅跟她的关系非常好(我因为后来离开4连,跟他们都没有什么联系),倒是王云仁和我在一个连队呆的时间要长一些。

晚上,吴粉梅随这两位老大哥去了他们家,叶德芝还把她亲自动手腌制的辣豆豉(满满的一泡罐)全部舀出来,送给我们同行的知青。据说这豆豉已经做好三年了,越陈越香,叶德芝舍不得吃,就是留着给我们以前的知青回去带走,尤其稀罕的是她用糖配制的版纳特产酸角,酸酸甜甜的,非常地香,也给我们每人一大包。(现在这些东西我已经带回家,我都不舍得吃,珍藏在冰箱里。看见这些就想到远在版纳的朋友,谢谢你们,你们待我们的真情,永远铭刻在我的心上。)

说起第二天要下连队去看望老工人,王云仁马上就着手安排,并且说明天让现在已经退休的周兵生开自己的车送我们去。周兵生以前也是景洪中专生,我们刚到四营七连的时候,他是连队的司务长,后来一起组建新营到了十四营,先后担任五连的司务长和七连的连长,73年被保送到海南念大学,后来回勐腊农场勐捧分场担任场长,再后来又被上调到景洪农垦局担任领导,现在退休了,回勐捧农场养老。我由于后来调到七连,所以跟周兵生比较熟,前些年他来上海出差,我们知青还跟他相聚过,是我们大家都很敬重的一位领导和朋友。听说还能跟周兵生见面,我们自然非常高兴。

我在这里还想说说我们以前的老朋友,以前在勐腊插队,后来上调到勐腊商业局的上海知青--老朋友陈龙龙。当年在农场时,陈龙龙曾经给过我们许多无私的帮助,在那个物质缺乏的年代,有这么一位好朋友的帮助,日子当然要过得舒服的多。知青大返城的时候,勐腊已经上调的上海知青,全部义无反顾地回到了上海(许多年以后才有了上海户口和工作),可是慢性子的陈龙龙留下来了,这一留真的就是扎根边疆一辈子了,虽然现在已经退休,可是他还是自得其乐地生活在勐腊,并且还在继续发挥余热。我们此次同行的张建刚,多年来一直与他保持着密切的联系,这次一到勐腊,他就来看我们了,并且晚上一起去他家玩。

由于我们此次是“大部队”行动,并且说好只在勐腊住两晚,所以时间非常地紧,我们要在明天的一天时间内,赶时间去几个连队,所以有人和车的陪同,我们就方便的多了。当晚商定:我们原来七连的4人和吴粉梅,脱离“大部队”,由周兵生.杞开炯夫妇.王云仁和陈龙龙陪同,自己开车去各个需要去的连队,拜访老工人朋友。(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