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儿博客家园欢迎您

以博会友 真诚相待 相逢即缘 惜缘惜福

 
 
 

日志

 
 
关于我

自幼喜读书,奈何不遂愿。大革文化命,弃书到边疆。熬尽血与泪,开垦橡胶林。小平一挥手,返城当工人。少年到中年,甘苦自知之。九三进报社,小小一财务。如今一闲人,逍遥网上游。

网易考拉推荐

怀念老革命  

2010-10-25 14:01:19|  分类: 人生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是抗美援朝六十周年纪念日,提到抗美援朝,我的眼前就会出现一个瘦小个子的抗美援朝老兵,如此地清晰,哦,永远活在我心里的“老革命”。

73年的一月份,由于我的直言,为知青打抱不平,得罪了营里的某些权贵,我被下放到当时的七连。清楚地记得那一天,是七连的潘连长派了一名湖南籍老工人和一个重庆知青“水鬼”来接我的,好在我的“家当”并不多,很快就搬家完毕。那位老工人大名张定锡,可是知青们都不叫他的名字,而是叫他“老革命”,尤其是那些重庆知青,一声声的“老革命”,让人以为他的本名就叫“革命”。

“老革命”当时大约近四十岁,瘦小的一米六左右的个子,满脸的皱纹,看上去都五十开外了,那时候担任一个排的排长,由于脾气比较急,所以经常在政治学习时,与重庆知青发生争执,让大家大跌眼镜的是大字不识几个的老张,居然能够把毛主席语录背得滚瓜烂熟,用来教训知青时,还应用得挺像模像样的。久而久之,大家就给了他这么一个雅号“老革命”。一开始,老张还颇不以为然,时间长了,感觉大家也并无恶意,就这么默认了这个外号。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逐渐地熟悉了“老革命”,有时候在山上干活休息时,知青们开玩笑地让他谈谈当年的抗美援朝,老革命兴致很高地跟我们向我们介绍当年的历史,记得有一次,老革命含着热泪说起当年是如何当兵去抗美援朝的战场,当年他还不满十六岁,因为完不成征兵任务,乡干部就给他虚报了年龄,这么一个“娃娃兵”,连枪都还不会打,就一下子去了朝鲜战场.几次残酷的仗打下来,他一起去当兵的老乡,全部牺牲了,1957年回祖国时,整个乡只剩下他一人。有些不理解的乡亲还质问他“为什么你能够回家?你是不是在战场上当了逃兵?”从战场上死里逃生的他,万般委屈却无从说。于是在60年的时候,响应国家的“大力发展橡胶事业”的号召,和许多乡亲一起,离开故乡湖南来到西双版纳屯垦戍边种橡胶。

75年的时候,连队里新盖了土坯瓦房,我正巧分在“老革命”的隔壁,从此与他家做了邻居。老革命家有四个孩子,妻子名叫忠英,夫妻两人辛辛苦苦地每天上班干活,操持家务。每天天不亮时,老张就出门打草(老张喂了一窝兔子),我早上起床时,就看见他已经把草摊开晾在家门前。老张告诉我,兔子很娇贵,不能吃带有露水的草.我有时候都很惊异在他瘦小的身躯里,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干劲?在我的印象里,他整天乐呵呵的,农场的日子那么艰苦,可是从来都没有叫过一声苦,当时连队里能够与知青一起上山干活的也就是他了,营里面连续搞了几次大会战挖梯田,每一次老革命都参加了,而且每次都超额完成任务,全连队的人,没有不敬佩他的。记得有好多次,由于还没有完成任务,我还在上山挖梯田。老革命不顾自己的疲劳,还来帮我一把。老革命还教会了我许多:如何看土质,不要去挖内壁高,有大树根的地,等等。然后说“这不是投机取巧,你一个女孩子家,能够想办法完成任务是最主要的”。。。

记得有一年,连队里好久没有油水了,食堂里煮的就是“韭菜一汤”,有好几天没有看见老革命了,那天突然看到食堂门口围了好多人,老革命手里牵了一头骡子,被围在当中,原来潘连长由于最近的伙食太差,跟老革命商量怎么办?老革命就义不容辞地接受了任务,走了几天的山路,花15元钱在少数民族寨子那里买来了这头已经不能干活的骡子,给大家改善伙食。当天连队里像过节一样热闹,每个人都分到了为数可观的骡子肉,至今我还记得我吃了好几天的骡肉,那是我第一次吃骡肉,那味道真的太美了!

有一年,为了解决吃饭问题,我和当时的男友商量想在门口搭一个瓜架,种上丝瓜和葫瓜(上海人称夜开花),因为瓜架正好在老革命家的小伙房门前,我担心老革命不同意。没有想到跟他商量时,老革命一口就答应了“没问题!”还热心地教我,怎么种好丝瓜?在老革命的帮忙下,那次我的丝瓜和葫瓜长得特别好,满满地爬满了整个瓜架,至今我还经常引以为豪,因为我曾经种出过十几斤重的葫瓜和比手臂还粗的上海品种的丝瓜,一条丝瓜可以烧出两碗菜。一根葫瓜可以吃上一个星期。

记得那一年我得了疟疾,折磨得我差点没有挂了,整整一个星期没有胃口吃饭,那天总算退烧了,朋友帮忙煮了一点稀饭,可是没有下饭的菜,老革命听说了,马上在家里的泡罐里捞出几块老姜来,说姜是开胃的,吃了以后就会要吃饭了,这些泡姜让我至今难忘,要知道在云南那个地方,那时候是最不容易弄到姜的,就连烧鱼肉也没有姜啊。

每当我想到遥远的云南农场,除了那永远难忘的日日夜夜,永远难忘的人和事,最让我牵挂的那些善良的曾经给过我温暖和友谊的老工人,总是有那么一个瘦小的乐呵呵的身影浮现在眼前。八十年代初,我们返城已经有几年了,突然听到一个噩耗,老革命由于患不治之症,已经去世了。当时,我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我只知道,我难过了好久,那个自强不息.死里逃生的抗美援朝战场上的老兵,那个永远的老革命,真的就这么走了吗?......

一直以来,我都想写一写我尊敬的“老革命”,可是由于笔拙,总担心写不好,今天,就在这个特殊的纪念日里,我想向远在天国的“老革命”,致以我最高的敬意,你是永远活在我们心里的不平凡的英雄老兵,永远的老革命!

 

 

  评论这张
 
阅读(275)|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