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儿博客家园欢迎您

以博会友 真诚相待 相逢即缘 惜缘惜福

 
 
 

日志

 
 
关于我

自幼喜读书,奈何不遂愿。大革文化命,弃书到边疆。熬尽血与泪,开垦橡胶林。小平一挥手,返城当工人。少年到中年,甘苦自知之。九三进报社,小小一财务。如今一闲人,逍遥网上游。

网易考拉推荐

难忘今天  

2009-03-03 12:49:21|  分类: 往事如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晨起来,听到广播里在报今天是3月3日,突然一下子想起,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于是,记忆的闸门打开,仿佛把我拉回到三十九年前。1970年的这一天的情景又清晰地浮现在眼前。三十九年前,我们作为69届初中毕业生毕业后只有“四个面向”,一片红(全部上山下乡),去向是:江西.安徽.黑龙江.云南。当时再残酷的现实,学生和家长都得接受,每个人都在考虑自己的去向。当时我们家的情况是,姐姐分配在外工(四川的军工厂,在上海培训),哥哥69年去了黑龙江农场务农,两个大的都去了外地,按道理我不应该再出去了,谁叫我偏偏是69届呢,全市有39万人哪,只能一片红了。问题是哥哥的上山下乡已经给父母带来了极大的困惑和压力,软弱的母亲由于牵挂哥哥,整天眼泪汪汪的。父亲也不似以前那样开朗,整天沉默寡言的。年老的爷爷除了有时咳嗽两声,更加不想说话。我的毕业后的去向,又成了父母的烦心事。我那时候考虑到家庭经济不宽裕,为了能够减轻父母的负担,我是不会去插队落户的,一定要到农场去。老师明确地告诉我,江西和安徽的农场是不会让我去的,班级里有家庭经济比我更困难的同学,老师已经安排他(她)们了,再说了,只有一个名额。起先想到黑龙江去,哥哥已经在那里了,父亲也表示同意,还说到了那里以后想办法和哥哥调在一起,有个照顾。可是我想到冰天雪地的黑龙江就害怕。我从小就怕冷,身体也比较弱,一到冬天就咳嗽,据说是“百日咳”,天气暖和了就好一些,正在我犹豫的时候,老师让我去听了云南生产建设兵团来上海接兵的介绍报告,来我们学校的是68年去云南兵团的上海知青,尽拣好的说,美得我边听报告就边想象美丽的西双版纳,散会以后我就跟老师说,我要到云南去。老师说,“不急,你先回去和父母商量了再说。”没想到回去后跟父母一说,父亲就发火了,并且象下最后通牒般地说,“告诉你,什么地方也不准去,不要说云南了,就是黑龙江也不准去,就给我老老实实地呆家里。我情愿养你一辈子。”打小我脾气就倔,再说父亲本来很宠我,突然对我翻脸,我真的受不了。一晚上没有睡好觉,第二天我就自说自话地到学校跟老师说,黑龙江农场我放弃不去了,我要到云南兵团去。回家以后我就跟父母宣布,“我已经报好名了,到云南去,过几天学校就会发通知。”气得父母说不出话来。父亲第二天跟我说,“你到学校去跟老师说,云南我们不去了,你再等一等,到安徽插队吧,怎么说安徽离上海总要近一点,吃不消了可以回上海,云南太远了,那个地方以前是发配从军的地方。。。。。。”父亲苦口婆心地说了好多,我就是听不进去。听到父母亲在商量,把户口本藏起来,我就留了个心眼,乘他们不在家的时候,翻箱倒柜地找,家里就那么点地方,总算被我找到了。我按原样放好,心中还窃喜。

1970年的3月3号那天中午,学校的老师把批准去云南兵团的通知和大红喜报送到我家,父母正好没有在家,我也没有跟爷爷说,就私自拿了通知书和户口簿到街道派出所,把自己的户口给迁了,前后只用了10分钟时间。晚上告诉父母的时候,没心没肺的我还很得意,根本就没有想到我已经把父母的心全伤透了。不满17周岁的我,就这样带着对不可知的未来的幻想,满怀着建设边疆,保卫边疆的激情,成了1700万知青中的一员,成了没有上海户口的上海知识青年。

历史翻过了整整九年的一页,1979年年初,随着知青的大返城,我也回到了上海。可是云南那里带回来的病退通知书,上海不予接受,派出所说要“乡办”的证明,我跑上山下乡办公室,被告知要有医院的病历和证明,我傻眼了,我上哪儿去拿这种证明啊?关键的时候,妈妈跟单位商量,申请早几个月退休,让我顶替她上班,以顶替的名义可以报上户口。好在那时候,家家都有子女上山下乡,人们的心情都一样,工厂的领导也很帮忙,妈妈很快地就办好了退休并且让我顶替的手续。就这样,在1979年的3月3号那天上午,我拿着厂里劳动工资科开的同意接受我顶替进厂的证明,再加上云南那里的病退证明,再拿上家里的户口簿,先到杨浦区上山下乡办公室排队1个多小时,让乡办把云南的病退证明收了,开出准予办理顶替返沪的证明,再赶到街道派出所,又排了一个多小时的队,终于在中午12点钟轮到我,就在那一刻,就在九年前迁出户口的那一刻,我又成了上海人了。往后的生活怎么样,我很茫然,但就是莫名的开心,我不知道怎么来表达我当时的心情,我相信,我已经完完全全地摆脱了噩梦,那过去的九年,只是一场难忘的噩梦。朝思暮想的上海啊,我的魂终于回来了!(一个人的户口本就是他的灵魂所在地)

今天是个好日子,当我即将结束这篇文章的时候,外面的天空也亮堂了好多。好久没有见到这么好的天气了,(上海的天气已经被阴霾笼罩了十几天了,每天下雨,特别难受。)真想对着天空大声地高歌——今天是个好日子。

  评论这张
 
阅读(443)|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