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儿博客家园欢迎您

以博会友 真诚相待 相逢即缘 惜缘惜福

 
 
 

日志

 
 
关于我

自幼喜读书,奈何不遂愿。大革文化命,弃书到边疆。熬尽血与泪,开垦橡胶林。小平一挥手,返城当工人。少年到中年,甘苦自知之。九三进报社,小小一财务。如今一闲人,逍遥网上游。

网易考拉推荐

难忘的十年(原创五)  

2009-02-21 22:13:43|  分类: 往事如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开垦橡胶林地的“大会战”

虽然已经是30多年前的事情了,可是现在回忆起来,仿佛还在眼前,仿佛自己还置身在西双版纳的高坡上,挥汗如雨地在挖梯田。

我们十四营从1972年开始,基本上每年的雨季过后,把开荒砍坝以后种植的农作物如玉米.花生.黄豆.芝麻等收割了以后,营部就要安排各个连队做好挖梯田的准备工作,小到生产工具,如锄头砍刀斧头,大到各个连队都要准备好的需要专人保管的雷管炸药等,都要准备充分。为了充分贯彻“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的毛主席的战略方针政策,几乎每年都要搞一次大会战,把各个连队能够上一线干活的人员,集中在某一个连队的挖梯田的几座山头上,一干就是二三个月,一直到一层层的梯田带从上至下全部完成,才算胜利完工,鸣金收兵。

实际上,随着大批知识青年的到来,开荒挖梯田的重担就当然地落在知青的肩上,这本来就是力气活,也正是接受再教育,磨炼意志的最好机会了。当时的宣传口号是:“忠不忠,看行动,大会战中立新功。”“苦不苦,想想红军两万五”“累不累,想想革命老一辈”等等,对于满怀激情立志建设边疆.保卫边疆的青年人来说,党和人民考验我们的时间到了,能不“活着就要拼命干,一生献给毛主席!”吗?记得那时候,我每天累得回到家后,躺在床上,浑身酸痛,外加满手的血泡,疼的钻心,无法入眠,还自己给自己鼓劲,“坚持,坚持,坚持到底就是胜利。”当时我还在日记本上写着:明知创业难,偏做创业人。填补橡胶关,自力更生干!艰险何所惧,战士换新天。红心永向阳,荒山变胶园。

年复一年的大会战,年复一年的挖梯田,在磨炼我们意志的同时,也极大地消耗了我们的身体机能,影响了我们的健康。记得那是1977年,也是我们在西双版纳的最后一次大会战。那一次,营部下了死命令,无论如何一定要啃下我们十四营的最大一块山头,(靠近一连和六连之间)并且规定了十四营有史以来挖梯田的最高指标,每人每天一定要完成15个土方,完不成任务的,扣发工资。凡是在云南农场呆过的人都知道,15个土方就是要挖内壁1.5米高以上,梯田带宽2.5米的梯田15米(这是个大概的估计,因为内壁有高有低,没有统一的标准。)还有就是挖穴(种植橡胶树的坑),标准的穴是60(底)*70(高)*80(宽),每人每天的指标是25个。西双版纳的土质大多是粘土,在开挖梯田的时候,还会遇到大石头,大树根以及硬如石头的蚂蚁包,一不小心挖到它,黑鸦鸦的一大片蚂蚁马上就会向你进攻,一下子就会从你的脚下爬到腿上,咬得你疼痛难忍。

那年的冬天,天气特别冷,食堂里煮饭的大锅都结了一层薄冰。营部早上派了拖拉机到各个连队去接参加大会战的人,那时候我已经被调到七连,我们每天6点10分起床,6点40分出发,我体质差,还穿着棉袄。到了山上,天才朦朦亮。等挖了一会梯田,太阳一出来,又热得大汗淋漓,浑身都湿透了。到了中午11点多钟吃饭的时候,人早就饿得饥肠难耐了,菜呢,是水煮的白萝卜,看不见油水,可是我们哪还顾得上什么菜不菜的,三口两口地就把饭菜吞下了肚。由于劳动强度大,再加上没有油水,我中午经常能吃1斤2两米的饭,那些男同胞们就更不用说了,我们当时的定粮是40斤,平时吃不完,可是等到大会战的时候就远远不够了。晚上6点钟,拖拉机再把我们送到家,我们往往到了家门口,根本就不进家门,累得就这么一屁股坐在地上,几个人说说谈谈,相互打打气,约莫半个多小时后,才像清醒过来,各自回窝。在最艰苦的日子里,知青们结下了深厚的友情,大会战的时候更是相互关心,我身体不好,却又好强,一定要完成指标。可是由于体力不济,每天收工的时候,总是拖在后面,经常都有好心的伙伴们,不顾自己已经很疲劳,帮助我把剩下的活干完,让我能够跟他们一起早点收工。这一份份情意,至今常常想起,不能忘怀,在那些艰苦的岁月里,我不仅学会了坚强,也懂得了感恩。

就是这次的大会战过后,1978年的雨季,我们七连三分之二以上的人都病倒了。这病倒的人之中,50%的人患上了急性黄疸肝炎,50%的人患上了肾炎,全连没有几个身体健康的人。整个连队一片恐慌,真有一种世界末日的感觉。我当时就是患的肾炎,每天有低烧,38度左右,人没有力气,也没有胃口,每天打二次青莲霉素,就是不见效。那时的医疗条件也差,得了病也只能捱,我那时候总是幻想出现奇迹,能够有一副灵丹妙药,让我们这些得病的人马上痊愈。我清楚地记得,当时连队里有一个上海嘉定的女知青,跟我关系很好。当时她已经成家了,并且有一个2岁的男孩子。可是她不幸也患上了黄疸肝炎,不巧的是,她又怀孕了,听营部医生说,得黄疸肝炎会影响胎儿,建议她去勐腊团部卫生院打掉。她犹豫了好久,无奈只能听医生的,还是我陪她去的勐腊。在团部卫生院住院3天后,打下了一个已经成形的女娃娃。她当场就哭了,怎么都劝不住。等到她丈夫来医院的时候,她拉着丈夫哭,那种撕心裂肺的哭声,我至今记忆犹新。......为了把西双版纳的原始森林建成橡胶基地,我们这些知青,付出的太多了。

  评论这张
 
阅读(269)|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