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马儿博客家园欢迎您

以博会友 真诚相待 相逢即缘 惜缘惜福

 
 
 

日志

 
 
关于我

自幼喜读书,奈何不遂愿。大革文化命,弃书到边疆。熬尽血与泪,开垦橡胶林。小平一挥手,返城当工人。少年到中年,甘苦自知之。九三进报社,小小一财务。如今一闲人,逍遥网上游。

网易考拉推荐

记忆中的父亲(原创二)  

2009-01-07 14:34:36|  分类: 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父亲报名应聘的第一份工作是法院的工作,可惜体检时未通过,因为父亲的血压偏高。接下来上海机床厂招工,父亲被批准了。该厂是个部级大厂,直属国家工业部管辖。听说父亲他们第一批进厂的,先学习了一段时间,厂里派了有经验的专家和技师给他们讲课和实际指导,等他们熟悉工作了,然后再分配到车间。父亲的工作是开大车床。在这个平凡的岗位上,父亲兢兢业业地一干就是二十多年。每一年都被评为厂里的技术革新能手和先进生产者,父亲最引以自豪的是他作为当时机床厂的技术革新能手的先进事迹和照片,还被登过解放日报。我小时候,最喜欢父亲打开写字桌抽屉时,看那满满一抽屉的纪念册.笔记本和金笔,父亲总是说,这些都是厂里发的,等以后你会写字了给你。(后来我们姐妹兄弟几个都拿到过笔记本和金笔)父亲工作时特别善于开动脑筋,肯钻研,从自己的本职工作车床到其它刨.钳.镗.等都很精通,还会设计生产工艺图纸,成了机床厂远近闻名的“一把刀”。机床厂肩负着重要的军工任务和支援“三线"任务。父亲所在的三个车间人员都支援“三线”去了宝鸡汉中等地,每一次父亲都被厂里调到其它车间,被留了下来

      1955年的时候,由于父亲的突出表现,领导上把他送到当时的机械中专去学习,学习回来后,组织上派书记找他谈,让他申请入党,并且要提拔他担任车间主任。当时由于执行极左路线,父亲是回族,他们就说,入党以后不能信教(回族都是信仰伊斯兰教的),生性耿直的父亲就说“我不可以做回教的叛徒,如果因为这个的话,我能不能不入党”书记让他再考虑考虑,父亲还是没有松口。我的二伯父是个解放前就入党的老干部了,他埋怨我父亲太傻,让我父亲口头上同意,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可是父亲就是不愿意,他认为这是骗人,骗人的事情决不能做,更何况是欺骗组织。父亲就是这样一个“一是一二是二”的人。当时跟父亲一起进厂的师兄弟们,也有一些已经提干了,都来劝说父亲,叫他不要放弃机会,很是为他惋惜。可是父亲丝毫不为所动。他 后来自己找到书记,比较婉转地表明自己没有当干部的能力,请领导另外物色人选。他照样每天认认真真地干工作,就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这些事情都是我上山下乡以后,父亲才告诉我的。我问他后悔吗?他说一点都不后悔,人的一生都是这么走过来的。有得必有失。他还说,他的师弟后来担任了车间主任,辛辛苦苦地工作,临了在“文革”动乱时,活活的被造反派打死了。想想自己虽然不当官,可是领导和群众对自己都很好,也很尊重自己,有什么技术上的难题,都会找自己商量解决,还有什么好多想的呢? 同时父亲还说,1967年造反派夺权的时候,把他作为老工人的代表,结合进分厂革委会,可是他无论如何都不干,造反派也拿他没办法。如果那时候进了革委会,以后的麻烦事就多了。父亲那时有一个很能干的女徒弟,四川人,还是大学生,文革中当了造反派头头,整天批斗这个,批斗那个的,父亲劝她不要锋芒太露,当时她听不进去,文革后期吃了很多苦头,还被送到“三线”的厂里去。(文革中我也到机床厂去学过工,此人我也见过)父亲说的这些话,这些事对我触动很大。尤其是父亲的那种淡定从容,淡泊名利.荣辱不惊的品格更是我深深钦佩的。

      父亲的一生极其平凡,属于那种辛苦耕田一辈子,不带走一根草的老黄牛。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壮举,也没有留下什么财产,可是我总觉得,父亲在我的面前,永远是一座高山,无私地给予我们关爱和依靠;永远是一棵大树,时时为我们家人遮风挡雨。记得那是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有一段日子,我们家老老小小都病了,妈妈是58年进厂的“解放妇女”,也被工厂辞退了。家中的经济十分困难。父亲不得已卖掉了他最心爱的进口表,为全家看病,还资助当时在 河南老家读高中的我小舅舅学杂费。在全家跨过了最艰难的坎之后,父亲用剩余的钱买了一台嫩嫩的平果绿外壳的三五牌台钟,记得父亲那天非常高兴地捧回家来,还笑咪咪地说,“小手表换大台钟,值了!” 在最困难的日子里,我们全家九口人,上有年老的爷爷奶奶,下有我们4个孩子念书,就靠父亲一个人70多元的工资过活。妈妈让他到厂里申请补助,父亲怎么也不肯,他认为自己的工资在厂里算高的了,有困难应该自己 克服,不要去麻烦组织。后来还是厂里的领导知道以后,主动地为父亲 争取了每月20元的定期补助,可是父亲老是心里不踏实,才领了一年不到,就让 妈妈到里弄生产组去上班,妈妈刚上班时,每个月收入只有18元,可是父亲就到单位里说“我妻子已经又上班了,我这个月开始不要补助了。”妈妈有时责怪父亲太老实,说自己又不是在什么像样的工厂工作,再说了,上班比起不上班来,还少了2元钱收入。可是父亲不这么认为,他认为情愿少拿钱也不要吃厂里的补助,做人一定要硬气。父亲留给我的人要自立自强这最宝贵的精神财富,足够我受用一辈子。

       我到云南的第二年,父亲在上班的路上,不小心与一辆电动车相撞,肋骨被撞断了三根,经过好几个月的治疗,才好一些就要去上班,领导上照顾他,让他在分厂的工具间管理工具,闲不住的他不仅把原来脏乱的工具间整理的井井有条,还自己动脑筋根据每一件工具的用途,配上说明,配上工夹具,受到工友们的热烈欢迎和夸赞。不久,厂里整理工人几年来的生产和出勤统计,发现在这么多年里(动乱年代),只有我父亲一个人,每天坚持上班,每天都完成生产定额,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厂里在表扬他的同时,厂保卫科的科长找到我父亲,让我父亲到保卫科去工作。一方面是保卫科需要工作认真,有责任心的人,一方面也是照顾我父亲的身体,因为我父亲受伤以后,已经不适应在一线工作了。我父亲在保卫科工作了好几个年头,每天都认真履行职责,尽心尽力,并且还与科长成了好朋友,一直到提前退休,让我哥哥顶替进厂。

      说实话,罗里罗嗦地写了这么些东西,我自己都不好意思,因为我的水平有限,无法完整地贴切地叙述我最亲爱的父亲,断断续续地从去年一直写到现在,回忆过程中不知流了多少眼泪。多少回梦里与慈父相会,醒来唯有泪两行。可以告慰老父亲的是,我们全家都十分平安,妈妈也很健康,当年他最喜欢的捧在手心里的外孙女(我女儿)早已长大成人,并且成了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天堂里的父亲,你并没有远去,你永远陪伴着我们。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